45小说 > 玄幻 > 超凡贵族 > 《超凡贵族》正文卷 第620章 贵族的风格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巫师只存在于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是邪恶与恐怖的代名词,是只有最英勇、最高尚、最强大的神职者才能净化的魔鬼之子。但大贵族轻易就能掀开巫师的神秘面纱,看见其虚弱的一面。尤其像巴塞留斯这样历史悠久,枝繁叶茂的不定双方还是姻亲盟友。

    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制定的发展战略非常清晰,军事上与光辉骑士团紧密合作,共同消灭兽人入侵者,拿下西顿汗国的地盘;政治上与南方帝国互为奥援,共同对抗教会神权,确保铁山帝国的独立性,摆脱圣骑士家族的钳制。

    至于撒桑帝国,就让腓特烈家族和光辉骑士团去经营吧。

    实力相等才有合作的基础,阴影牧师跳出来说什么“政敌的政敌是盟友”?他怕是吟游诗人编写的剧本看多了,以为自己懂大贵族的政治,简直天真!

    当然,巴塞留斯不会急着出卖阴影牧师,如果他们真的有机会成为教会的一个分支机构,巴塞留斯不介意为他们喊一嗓子。究根结底,阴影牧师与裁判所的斗争属于教会的内部事务,巴塞留斯只要坐着看戏就好,但阴影牧师也休想巴塞留斯把吞下的好处再吐出来。

    乌塞因非但不会交出那些小巫师,还要从阴影牧师的身上挖出更多的财富,比如,培养影战士的秘法。

    “我会告诉卢克,阴影牧师想我们制造‘囚徒’同兰德尔殿下单独会面的机会,必须先为我们制造一个影战士。”巴塞留斯公爵说道。

    “理应如此。”奥萝克希娅点点头,话锋一转,问道:“这次半人马入侵疑点重重,有诸多巧合……你说,这会不会是阴影牧师搞出来的?”

    乌塞因蓝色的眼眸转为琥珀色,隔了一会,沉声说道:“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我不相信阴影牧师有这种能力……大预言术还差不多。可如果阴影牧师拥有类似大大预言的超凡力量,他们何必需要世俗领主的支持?他们早在三百多年前的圣城之乱就摆脱了裁判所的控制,成为教会的一个独立机构。”

    “你也认为阴影牧师参与了三百多年前的圣城动乱?”奥萝克希娅挑起秀眉,微笑问道。

    公爵点点头,说:“我查阅家族收藏的资料,有迹象显示,阴影牧师曾经参与了圣城之乱,尼奥韦斯特家族还因为巫师事件,遭到裁判所的指证。不过,那一代的教皇两年后驾崩,新教皇继任,尼奥韦斯特豢养巫师的事情也就没人追究了。紧接着,特里戈瓦尔被特斯蒂尔从光辉骑士团剥离,领导裁判所,镇守光明圣山。表面上,他们从此负责监视光明卫士和新教皇,但私底下,特里戈瓦尔恐怕对阴影牧师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那一代的教皇动用了大预言术还是没能成功反扑,最终被预言术反噬身陨,可见大预言术也不是万能的。”乌塞因笑了笑,说道:“‘囚徒’需要通过我们,才能同德尔殿下取得联系,足以说明他们虚弱无力。”

    奥萝克希娅微微颔首,淡淡说道:“牧师运用圣武士水晶临时获得高阶圣武士的神术和战力,这项神术自古就有。‘囚徒’描述的影战士似乎与它一脉相承。如果阴影巫师能够用圣武士水晶制造出影战士,就能证明他们的确是艾尔教国的狂信徒。那么,我们可以相信他们对人类国度不抱恶意,才能把兰德尔殿下的行踪透露给阴影牧师。”

    乌塞因摸了摸下巴,笑着调侃道:“奥萝克希娅,你很关心维克多表弟嘛。”

    奥萝克希娅咯咯娇笑,声音妩媚动人,“我倒是很想亲近维克多表弟,可惜,他已经有西尔维娅了……我可不会自讨没趣。怎么说,我也是薇罗蒂卡陛下的子嗣,向太阳精灵求爱被拒,那多丢人啊。”

    乌塞因摇了摇头,皱眉叹道:“确实可惜……维克多表弟肯定能执掌岗比斯帝国的权力一百多年,而南北帝国都需要在对方的领地留一条退路。如果我们和岗比斯王国联姻,又会引起光辉骑士团和多铎王国的强烈反弹……难道我们只能投注光辉骑士团扶持的尼奥韦斯特?”

    西顿半人马大举入侵,巴塞留斯家族谋求南大陆避险跳板的愿望变得更加迫切,可在当前的形势下,巴塞留斯与岗比斯不适合旗帜鲜明地同处一条壕沟。如果巴塞留斯按照联姻结盟传统,与奥古斯特,或约克公开互换子嗣,等同于背叛北方领主家族。毕竟,南拓领主与北拓领主在神术力量方面存在竞争,这是个立场问题。

    但是,巴塞留斯无法忽视南大陆渠道带来的政治影响力。如果光辉骑士团打通了尼奥韦斯特家族的关系,撒桑皇室自然拥有相当份量的话语权,巴塞留斯和其他撒桑领主则处于同一条起跑线,变相地被光辉骑士团牵住了鼻子。

    简而言之,同为皇族,腓特烈家族有的东西,巴塞留斯也要有,腓特烈同尼奥韦斯特勾勾搭搭,巴塞留斯就要与岗比斯暗通款曲。

    这次,维克多和罗兰率领岗比斯援军入驻撒桑东境防线,对于巴塞留斯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佛利德斯死死地盯着双方,还想从中制造矛盾,挑拨双方的关系,他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将巴塞留斯导入光辉骑士团制定的整体战略当中。

    乌塞因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情人外交这条上不得台面的沟通途径。可是,双方的层次都太高了,巴塞留斯家的高阶女骑士不可能像埃莱亚诺家族的紫眼贵女那样屈从于外部势力。她们不会去岗比斯侍奉金眼伯爵,如果彼此的地位相当,既没有后代,又不能生活在一起,也就不存在伴侣关系。

    奥萝克希娅突然轻咦了一声,说道:“我们似乎小看了‘囚徒’……他虽然不懂得什么是贵族,但还是有些政治眼光的。”

    巴塞留斯公爵思忖片刻,领悟了家族守护者的意思。

    教会以兰特帝国领的菲斯湖为基础,试图把艾尔教国打造成人类国度的地缘政治核心。撒桑帝国向东开拓,推进到巨石要塞以北,便能同纳维尔王国的开拓者会师。然后,北方帝国以纳维尔王国为中央走廊,向南进入兰特帝国领的菲斯湖畔,乘船渡河就能抵达南大陆。同样的道理,南方帝国也能通过纳维尔王国的中心走廊,进入北部荒野开拓领。

    纳维尔王国和兰特帝国领紧挨着艾尔教国,她们是人类国度的中心走廊,就能确立艾尔的地缘核心的位置。南北国度的物资会非常方便的汇聚在艾尔教国。如果不是光辉法典明令禁止神职者直接统治世俗王国,教廷枢机院、光辉骑士团和修道院长老团非常乐意在艾尔的菲斯湖畔建设港口。因为艾尔港口只能属于纳赫蒂加尔国王陛下,教会在艾尔建港间接扩大了教皇一脉的世俗影响力。

    教会的地缘核心战略抓住人类国度南北往来的物资、人口和贸易,从根本上弱化了岗比斯王国与巴塞留斯公爵领的影响力。

    假设,阴影牧师能够在教会内部获得一席之地,他们亲近岗比斯与巴塞留斯,彼此互为奥援,符合三方的根本利益。

    也就是说,阴影牧师想在教会内部为南北两大帝国代言,也需要南北帝国的鼎力支持。

    乌塞因公爵皱起眉毛,近乎自语地喃喃道:“这么说,他们不是联系不上维克多表弟,而是故意通过我们的渠道,同岗比斯进行隐秘会晤。共同的秘密能让我们三方找到合作的默契。”

    “不是三方,是四方。别忘了多铎王国同样缺乏神术力量的支持,光辉骑士团和腓特烈一直拿他们当靶子。阴影牧师成为教会的一个独立分支机构,大量培养血卫士和影战士,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圣殿军,帮助铁山、岗比斯和多铎的打开局面。”奥萝克希娅冷静地分析道。

    乌塞因眉头紧锁,自言自语地问道:“‘囚徒’说阴影牧师需要神职者的监管……所谓监管就是投效,阴影牧师们准备投效教会的那支势力?”

    “阴影牧师肯定是光辉骑士团的政敌,教会内部有那支势力能够抗住光辉骑士团的压力,保护阴影牧师?”

    “枢机院?佛利德斯占了枢机院三分之一的席位,两大牧首联手对抗光辉骑士团都勉强,何况他们争教宗的位置争得头破血流。”

    “修道院长老团?那些老家伙以前有些威望,硬生生地把光辉骑士团从教宗的位置上拉了下来。现在嘛,一百多个修道院长老成天吵架,比贵族院还要吵,互相扯后腿,什么事都干不成。他们投靠修道院长老团,又能为我们做什么事情?他们培养的血卫士、影战士恐怕会像修道院培养的牧师那样,最后都落入了枢机院和光辉骑士团的口袋。”

    “哈,他们不会像投靠光明卫士吧?”乌塞因冷笑一声,说道:“如果阴影牧师选择投靠纳赫蒂加尔,那所有的神职者和世俗领主会联起手来打他们,顷刻间,灰飞烟灭。”

    奥萝克希娅淡淡笑道:“如果阴影牧师不蠢,他们应该托庇于修道院长老团,接受裁判所的领导,间接效忠每一任教宗。前提是,扳倒特里戈瓦尔裁判长……我很乐意看到特里戈瓦尔倒大霉,不过,我们不能参与阴影牧师的计划。他们只有扳倒了特里戈瓦尔,才有资格同我们合作。我想,金眼伯爵也会选择袖手旁观,最后下注。”

    乌塞因双臂环抱,摩挲下巴,笑着说道:“理应如此。维克多表弟那边,我们也不用提醒……只等最后水落石出的一刻。”

    “我这就要回去了,后天再过来。”奥萝克希娅看了公爵一眼,颔首说道:“我这里有几点想法……第一、‘囚徒’精通神学,言论迂腐,应该自幼生活在修道院。第二、他不了解大贵族的行事风格,提出的合作建议却颇有一些政治眼光……‘囚徒’的言行和政治见识完全不相称,我推断他并非阴影牧师的真正首脑。阴影牧师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人物,一个裁判所不知道的人物……”

    “他们一定是神职者,所以才能瞒过起裁判所的耳目;他们在教会内部的地位一定不高,因此想扶持阴影牧师;他们极有可能藏身于修道院,能够接触到时局信息,但不了解大贵族的行事风格……他们不是修道院的苦修者,是修道院的学者牧师。”

    “他们?你是说……传承?”

    “对。”奥萝克希娅点点头,嘴角勾勒出掌握一切的自信笑容。

    “动员我们在教会内部的人手,抢在金眼伯爵之前,找出他们。”

无弹窗推荐阅读地址:https://www.45xs.net/1_1691/8023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5xs.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45xs.net